清兮

【一个勤快的脑洞挖掘者^V^】原则:文下拒绝一切不文明不礼貌评论,除非你是非洲酋长的女儿,否则就拉黑你。希望大家,文明看文。么么哒!

这几天微博吓得我把开的两个车都删了


格林德沃:邓布利多会在你的葬礼上为你哀悼吗?


纽特:他不会。


纽特:但我在他的葬礼上为他哀悼了。


  “老师。”

  夏夜的风尤其柔暖,从屋顶划过去时拨动窗边少年的发梢,带来不知哪里的青草香气。

  “嗯?”猫咪老师懒洋洋地趴在窗边,眯着眼睛,舒服地打了个哈欠。

  “的场昨天来找我了。”夏目单手撑在窗台上,面目柔和地说出这句话。

  由于他的声音太过平淡,猫咪老师反应了几秒才从内容中醒悟,霎时间什么好心情都没了:“什么!?”

  夏目却还是淡然的样子:“他跟名取先生都说了一样的话。”

  “我马上要上大学了。知道这个消息之后,名取先生说——我终归要在人类和妖怪之间做出选择。”

  猫咪老师沉默,又趴了下来,但表情再不如刚才惬意,他甚至觉得身体里什么器官有些难受,但他不想动。

  夏目似乎在等待什么,又好像什么都没等,稍停了一会儿便继续道:“本来我这几天也在思索,但昨天跟的场先生谈话时我意外地想通了。”

  猫咪老师终究忍不住道:“哦?” 他还是想装作不在意,用一种十分成熟的态度来聆听,耳朵却挺挺竖着。

  “人类的时间其实很短暂吧?对于妖怪来说。”夏目道,并不需要猫咪老师的回答,他看着远方,知道猫咪老师也正看着他,“所以,我为什么不能两个都要呢?”

  猫咪老师微微睁大了眼睛。

  “说我贪婪也好……但,只是朋友而已,也不行吗?两个人类的朋友或者两个妖怪的朋友,或者一半人类一半妖怪的朋友……不都是两个吗?”夏目轻声说,“从数量上来看,并没有差别,那么为什么需要比较他们在心脏里的重量呢?”

  他转头,目光尤似星辰:“是这样吧?猫咪老师?”

  猫咪老师没说话,他直视着夏目的眼睛,三瓣嘴难得地在吃以外的事上张了许久。

  “那么猫咪老师,等我的一生过去后,你会继续向前……”夏目还在看着他,“那时候,你会后悔认识我吗?”

  猫咪老师……不,斑撇开头,看着天上还没圆的明亮的月:“大概会吧……”

  夏目眼帘垂了垂。

  “可能会想——你为什么要解开封印,为什么你是玲子的孙子,为什么你是人类之类的……不。”

  夏目疑惑地张开眼。

  “我不会后悔。”斑说完,眯着眼睛又看了看月亮,“今天的月色真美。”

  “是啊。”夏目又恢复刚才的姿势。

  好像什么都没发生。

唉:-(,不是我不想写文,我本来好好地在实习,结果工作的时候jio崴伤了,于是辞职回家休养了三个月,好不容易消肿,现在又在忙实习安排的事情,学校马上还有两场考试,得等稳定下来才能写文,我感觉自己开了一万个坑…有一万件事情要做…

看明星大侦探被剧透了最想看的一期,想哭,难受,想杀了剧透的人全家,我好气啊……

【双花】你是冠军

#冠军他们的,OOC我的#

#被删除的文,重置#


  第一届荣耀联盟世界邀请赛决赛现场。 
 
  解说正在嘶吼着比赛结果。 
 
“中国队胜出!最后的获胜者是中国队!” 
 
  现场一片喧嚣,整个场馆都弥漫着震耳欲聋的喊叫。 
 
  张佳乐走出比赛席的时候觉得自己置身在汪洋大海里,茫然无措找不到来路。 
 
  他什么都没想,方锐走过来搭着他的肩膀带着他走过去,走到很遥远很遥远的领奖台上。 
 
  众人渐渐聚集过来。 
 
  他们在说什么?张佳乐不知道。他甚至不大明白现在发生了什么事。 
 
  一片被欢腾笼罩的烟雾中他好像看见了领奖台下有谁站着。 
 
  似乎有韩文清?似乎有高英杰?似乎有……孙哲平? 
 
  他们站在那里做什么? 
 
  为什么鼓掌? 
 
  什么事情值得高兴? 
 
  有什么人推了推他。 
 
“诶乐乐!奖杯!”叶修一脸无奈地看着他,示意他伸手。 
 
  嗯? 
 
  张佳乐本能地伸出手,他先是触到了孙翔的手背,再触到几乎所有人的指尖,然后触摸到一抹冰凉。 
 
  手高高举出去。 
 
  张佳乐抬头看,金灿灿的,底座的侧面刻着“China”,再下面刻着“中国”。 
 
  奖杯? 
 
  他站在最高点,仰望着自己手上举起的东西。 
 
  冠军。 
 
  脸上温热一片。张佳乐哭了。 
 
  先是一片片泪水蜿蜒在脸上,随后是阵阵啜泣。 
 
  张新杰拍了拍他的肩,喻文州微笑着,叶修哈哈一笑,直接把奖杯推进了张佳乐怀里:“这是你的了,想怎么哭怎么哭。” 
 
  张佳乐笑出声来。 
 
  他推开了奖杯,跳下了领奖台。 
 
  孙哲平惊讶后就是一脸无奈:“还在颁奖呢。” 
 
  张佳乐管这个? 
 
  还能管这个?
 
  于是孙哲平尝到了含着泪水的温热,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。 
 
“我是冠军。”张佳乐含糊不清地说,“我们是冠军。” 
 
  孙哲平笑着:“嗯,你是冠军。”他回以更加激烈地拥吻。 
 
  苏沐橙鼓起了掌,领奖台上的众人都在鼓掌,慢慢扩散到整个场馆。 
 
  有人呐喊起来。 
 
“你是冠军!!!” 
 
“张佳乐是冠军!!!”
 
“你们是冠军!!” 
 
  他们是冠军。


【韩叶】反正你们就喜欢这种花吐症对吧?(三)

  #韩叶# 
  #韩文清的花吐症# 
  #不准殴打作者# 
  #就算OOC也不准# 

      花吐症目录指引→→→《反正你们就喜欢这种花吐症对吧【目录】》

  会议因为韩文清的一句“不知道”而不得不中断,尽管众人是真的很想弄清楚这件事(“当然更想治好队长的病。”宋奇英坚定道。),但当事人都不清楚,他们就更没什么能帮上忙的了。 

  虽然有些不可能,但万一是队长害羞呢? 

  于是队员们离开会议室时,还是向自家副队投去了信赖的眼神。 

  “交给你了!副队!” 

  张新杰:“……” 

  “呵呵。” 
   
  张佳乐一出门就赶紧掏出手机。 

   
百花缭乱:大孙大孙大孙! 

大孙:嗯? 

大孙:出门没带钱包?等等我给你转账。

百花缭乱:不是!! 

百花缭乱:出大事了!我们队长得了花吐症! 

大孙:那是什么?你们队长?韩文清? 

百花缭乱:【网络链接】这个病! 

大孙:吐花瓣?听起来像是你诅咒他了【笑哭】 

百花缭乱:??大孙??看见我们的好友图标了吗?这艘小船翻了! 

大孙:额…… 

百花缭乱:你明天就见不到它了! 

大孙:起码得后天? 

百花缭乱:???我可以让它现在就不见【截图】 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是否要把[大孙]加入黑名单 
  确定          取消 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大孙:……我错了。你想干嘛? 

百花缭乱:帮我分析下!你说他会暗恋谁? 

大孙:张新杰。 

   
  “卧槽!” 

  “嗷……” 

  张佳乐捧着手机,一个急刹车,身后兀自沉思的秦牧云瞬间撞了上来,鼻子一酸,眼泪差点就下来了。 

  “张佳乐前辈。”秦牧云幽怨道。 

  “抱歉抱歉。”张佳乐尴尬地退到一边。

   
百花缭乱:我们队长喜欢女的! 

大孙:他说的? 

百花缭乱:……没。 

大孙:那就不一定啊。 

百花缭乱:【你怕不是个傻子吧.jpg】 

百花缭乱:要真是副队,我不信他会一直不开口。排除。
   
   
兴欣: 

  “花吐症?”陈果眼睛都没往方锐那边看一眼,三个姑娘正挤在一台电脑前看着新出的电视剧,包子不知道去哪里浪了,叶修随便开了台机子,正在跟魏琛PK,世邀赛后他第一站还是在兴欣,什么时候回家,视心情而定。于是只有苏沐橙应了一声,“知道呀,怎么了?” 

  唐柔好奇地转过头:“那是什么?” 

  “就是一说话就会从嘴里吐出花瓣的病,好像是有暗恋对象的人长时间得不到回应就会这样,如果没有暗恋对象的亲吻,那么很快就会从吐花变成吐血。”苏沐橙跟唐柔解释。 

  “呵,还有这种操作?”叶修停下鼠标,屏幕上浮现出“荣耀”二字,“谁啊这么倒霉?”

  “会死?”唐柔问。 

  “概率还是蛮低的,因为好像一般患者跟暗恋对象都是两情相悦,就算不是,亲一下救一个人大部分都会做。会因为这个病死的还是挺少的。”陈果接话,“除非那个得病的死也不说自己暗恋的是谁。” 

  方锐冷静地看她们科普完,道:“这个人可能就属于后者。” 

  “谁啊?”四人好奇地问。 

  “韩文清。” 

  苏沐橙的薯片碎了。 

  陈果吓得呆滞。 

  唐柔一脸茫然:“所以呢?” 

    只有叶修还算淡定,静静地抽着烟。 

  方锐道:“烟叼反了。” 

   “怪不得老打不着火。”叶修说着把烟嘴换过来,仿佛无事发生。

   “谁告诉你的?”陈果飞快地反应过来,质疑道,“你不会是听了什么小道消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锐掏出手机道:“老林说的。不信我拿聊天记录给你……卧槽?”

       荣耀职业联盟交流群 

再睡一夏:那你直接问问韩文清他暗恋谁呗。 

      再睡一夏撤回一条消息 

霸图:
   
百花缭乱:大孙!!!你大爷!!!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张佳乐:“我绝对不会告诉任(da)何(sun)人(chu)的(wai)!” 

白言飞:“林前辈是我们霸图的人啊?” 

林敬言:“我退役啦~跟谁说都没关系吧?” 

韩文清:“呵呵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

终于有时间重置这一章了,希望这次别被删除了,跪求

【伏黛】游缘惊梦(终于来填这个大坑了)

第三十三章  魂器

五年级最后一堂魔药课下课了。

这堂课是临时加的,为了让已经参加了OWL的学生做好高级魔药课的思想准备而上的一些理论知识。

当里德尔作为教室里最后一个学生来到斯拉格霍恩面前时,斯拉格霍恩没有任何意外。天知道,这是个多么优秀的学生啊,想在下课时咨询问题真是太正常不过。

况且……

“有些事,除了教授您,我不知道还有谁能帮我……毕竟,”里德尔微笑着,“教授是我最敬重的人了。”

瞧瞧,多么甜的一张嘴。

斯拉格霍恩笑得开怀:“不能这样说,汤姆,不能这样说,我会骄傲的。”

里德尔的表情是一种“为什么我不能说真话”的委屈。让人看了心里更加欢畅。

“你要问什么呢?亲爱的孩子?”斯拉格霍恩的笑容愈发亲切。

“最近……我在研究一个很重要的课题,”里德尔说得十分自然,“我查到一些资料,想问问教授您……知不知道——魂器?”

斯拉格霍恩的脸一瞬间苍白下来,笑容也在刹那变成惊异:“你在哪里看到的?孩子?”

里德尔显得无辜,仿佛看不见他难看的脸色:“这只是研究,教授。”

斯拉格霍恩顿时感觉自己反应过度了,他缓了缓,斟酌着说:“魂器,是一个邪恶的——非常邪恶——”他盯着里德尔强调,看着里德尔受教地点头才继续说,“你必须夺走一个人的生命,而且是以非常残酷的方式夺走的才行,这牵涉到一个很恶毒的咒语。说真的,这没什么研究的价值。”斯拉格霍恩下定论。

“唔……人的灵魂分割之后,可以放到自己想放的任何地方吗?可以通过灵魂来实现时间与空间的穿梭吗?我是说……不是时间转换器那样的,而是时间与空间并行?通过投放魂器,能做到吗?”里德尔有些紧迫地提出自己的假设。

“理论来说……现下确实不能实现完整的灵魂进行时空转移,分裂的话……”斯拉格霍恩刚说完就突然反应过来,“不不,我的孩子,这是非常危险的!分裂灵魂是极其邪恶的做法,这会造成不可预估的后果。”

里德尔不得不再次强调:“这只是研究,教授。”

斯拉格霍恩皱着眉:“那么,我只能说理论上,魂器可以做到保留记忆和时空滞留,至于穿梭——”

里德尔期待地看着他。

“——还没有人能做到,很抱歉,我的孩子。”他不无遗憾地告诉里德尔。

“那么多分裂几个呢?七个?七在魔法中是一个非常有魔力的数字不是吗?《时之预言》上也说过七的穿梭是非常稳定和……”

“天啊!天啊!分裂一个还不够?七个?”斯拉格霍恩惊恐地看着里德尔,里德尔顿时察觉自己刚才太过着急,但他来不及弥补了,斯拉格霍恩慌乱地说,“孩子,这种想法是非常危险的,非常危险。我想,你最好去大厅吃晚饭吧,魂器是不被允许的,绝不。”他语无伦次地说完,几乎落荒而逃。

里德尔无声地坐下来,神色冷漠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八百万年前的坑,我来填了

不知道为什么搜文名搜不到,我开了个tag

不知道还有人记得这个不233333

【黑遍全联盟】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

    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
  
  叶秋看着叶修操作着一个枪炮师进入副本,一边拿着耳麦跟屏幕里的兴欣众人聊的欢脱。
  
  看见叶修的枪炮师跑到了水边,叶秋疑惑道:“你要跳河?”
  
  叶修:“不是。”
  
  苏沐橙给他解释,这个本是在水下战斗。
  
  叶秋若有所思。
  
  叶修跳进河里,吃了长时间呼吸的药,开始往深处游的时候……
  
  “你们这样子……”
  
  “嗯?”
  
  “枪不会进水吗?”
  
  叶修:……
  
  兴欣众人:……
  
  好问题。
  
  
  梗来自室友。她第一次吃鸡,问得很认真√

【一丢丢日常】罗辑的PVP

罗辑在打荣耀,PVP。

正在他把魔界之花召唤出来准备给对手致命一击的一刹那。

兴欣突然停电了,网卡。

罗辑瞬间陷入了疯狂。

“卡住了!啊!!卡住了!!曹尼玛!!!”

这时一边的苏沐橙递了一块饼干过去。

“卡住了!!救命……”【低头安静吃饼干】,“曹尼玛!!!卡住了!!!!救命啊!!”

  苏沐橙:………
  
  小辑今天也很可爱呢。


——
梗来自可爱的室友。
嘻嘻。